【亚博APP安全有保障】专访|环境经济学者谈诺奖冷门:气候变化经济学为何能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21-07-22
本文摘要:文章简介2018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告将201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其中一半奖金颁发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以表扬诺德豪斯将气候变化与经济快速增长结合。

文章简介2018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告将201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其中一半奖金颁发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以表扬诺德豪斯将气候变化与经济快速增长结合。气候变化经济学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算数冷门吗?气候变化经济学是什么?为什么本届诺奖授予给威廉·诺德豪斯?带着这些问题,新华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教授。李志青于2009至2010在耶鲁大学经济学院和环境学院做到访问学者时认识过诺德豪斯教授。

访问期间,他原始地自学了诺德豪斯教授开办的课程“能源与气候变化经济学”,回国后,李志青在复旦经济学院开办了完全相同名称的课程,其中大部分的教学框架来源于于诺德豪斯教授,因此在课上不会较为多地讲解诺德豪斯教授的学术论文。作为环境经济学领域的学者,李志青讲解,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环境经济学却是冷门事件,“他的得奖者可以说道是即在预料之内,同时也在预料之外”。

他说明道,主要原因是环境经济学研究更加多注重应用领域,在理论上没过于多的创意。威廉·诺德豪斯是美国耶鲁大学经济系重量级教授之一。他早年与Paul.Samulson(萨缪尔森)教授年出版《经济学》而崭露头角于世。

他更加有影响力的研究领域是资源环境经济学,还包括能源经济系、环境经济学、气候变化经济学等方向。在上个世纪70年代,他就开始从能源、环境角度研究气候变化的经济影响,并率领耶鲁的一个团队通过20多年的希望研发出有气候变化社会经济影响全面综合模型(DICE Model),这一模型的结论指出人类在面对气候变化影响时,不应以渐进式的政策不予应付,与英国伦敦经济学院Stern教授(斯特恩)在《斯特恩报告》中的保守结论迥然相异,其核心思想已为美国政府所接纳,是美国各届政府实施应付气候变化各项政策的理论基石。

李志青较为系统地追踪过诺德豪斯的研究成果。他评价称之为,诺德豪斯在气候变化经济学做到了很多开创性的研究,对目前我们应付气候变化有十分最重要的贡献。

诺德豪斯在气候变化应付领域的贡献对于诺德豪斯在气候变化应付领域的贡献,李志青作出了分析。他提及,诺德豪斯是经济学界较为早于注目到气候变化问题的学者。早于在上世纪70年代诺德豪斯就公开发表过一篇论文关于气候变化经济学的论文。另外,诺德豪斯从1980年代末开始建构了一个研究气候变化的一般平衡的分析框架。

这个框架将能源、环境、资源、气候、气象以及经济学等跨界学科划入到经济学的说明框架中,构成了一个后来他称作DICE Model的可计算出来一般平衡分析的模型。李志青指出,DICE Model早已沦为世界上应付气候变化的一个较为主流且十分最重要的理论框架,“这次诺奖应当是对他这个方面工作十分大的一种认同。

亚博APP安全有保障

”他的贡献是获取了一个经济学分析框架来说明和应付气候变化问题,而不是说道把气候变化问题下降到某种十分保守的地步。他的主张是较为恶化的。但尽管较为恶化,他还是指出应当大力行动起来。

明确行动方面,诺德豪斯明确提出的主要解决方案是利用市场经济的方式。“他较为特别强调用市场化,比较来讲赞成政府的介入。”他明确提出的政策里十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给碳排放展开定价。现在中国有碳排放的市场,国际上也有。

“在相当大程度上这种市场的建设也与他本身的推展是密不可分的”,他特别强调经济和气候变化应付的某种耦合性,不是全然特别强调经济更加最重要或者气候变化应付更加最重要,而是特别强调他们之间的均衡关系。诺贝尔经济学奖为什么颁发气候变化经济学气候变化问题仍然是这些年的热门议题,有所不同立场的争辩更为白热化,有人甚至指出气候变化是一个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气候变化议题在经济、政治、能源环境等各个领域开始烘烤一起。

李志青指出,现在特别是在必须把这个问题放到经济学的框架之内去去看来。在他显然,欧洲在这个当口,把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诺德豪斯是在或许上对此美国政府在特朗普被选为之后在气候变化领域的某种衰退。

据他个人仔细观察,诺德豪斯教授在气候变化上的研究实则早已转化成为美国上一届政府——奥巴马总统期间的国家政策,比如更为大力地应付气候变化,制订碳社会成本政策,利用碳价提升传统能源的用于成本等等,但这些政策在特朗普被选为总统后基本上都遭驳斥和中止。就此而言,归属于欧洲阵营的诺奖颁发Nordhaus教授,可以视作欧美之间在气候变化应付问题上的某种分歧,以及欧洲回应分歧的“寂静”抗议。但李志青也分析,当然,仅有从结论来看,诺德豪斯教授并非气候变化应付的最积极分子(比起于英国的Stern,诺德豪斯教授还归属于激进分子),他的结论谈到应当循序渐进地应付气候变化,而不是投放所有资源去应付。

诺德豪斯放进分析框架为我们获取了更为客观的视野,还包括他主张用“碳税(废气权交易)”的方式来急剧前进应付气候变化进程,都归属于环境经济学中的“市场学派”,也就是利用市场来提升应付的效率,而不是意味着依赖“命令与掌控”的政策规制。师徒三代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诺德豪斯的老师是保罗·萨缪尔森(Paul A.Samuelson),鼎鼎有名的经济学家,凯恩斯主义在美国的主要代表人物。

1970年,55岁的萨缪尔森沦为第一个取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人。而诺德豪斯的学生保罗·罗宾·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也是出名的经济学家,权利经济学派的新生代,明确提出不有可能三角形,也于2008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李志青给新华(www.thepaper.cn)记者谈了一个小故事。

前几年,他和一位美国经济学教授辩论诺德豪斯否未来将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当时“大家都实在不太可能”,但这次诺德豪斯也取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家,就“齐全了”,“他的老师,他自己,他学生,都拿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新华新闻(www.thepaper.cn)还就环境经济学领域较为热门的碳交易市场和“公地悲剧”与李志青教授进行了交流:对话环节新华新闻:在您显然,诺德豪斯在环境经济学的地位是什么样的?李志青:应当却是集大成者,因为环境经济学领域中主要的一些方向上,他应当都做到一些研究。

亚博APP安全有保障

但他最主要侧重于用一种一般平衡的模型来分析气候变化问题。新华新闻:中国的碳交易市场建设的前进现状如何?除了碳交易以外,经济学还有什么政策工具需要协助减轻气候变化问题?李志青:中国碳市场发展的还可以。前面几年是做到试点,去年年底开始启动全国的碳市场,实质上进展还是比较稳定的。

主要挑战是节能减排和经济发展关系的均衡问题,如果碳市场做到的太急,一定会影响企业经营;但如果过于激进也不会影响环境的绩效,所以这两者如何均衡仍然是碳市场建设的关键问题之一。除了碳交易之外,其他手段有碳税,就是现在谈的环境保护税,这也是十分最重要的一种手段。另外还有绿色金融的手段,也就是把碳市场和金融和资本市场融合一起,作出一些碳金融方面的创意,使得碳资产提升流动性,也就是可所求能力的提升,提升碳市场的价值。

新华新闻:否有经济学工具可以让政策制定者或普通消费者避免环境问题里的“公地悲剧”,如果有,目前的研究方向是什么;如果没,导致这一“悲剧”的原因是什么,有什么办法需要尽可能减轻这个问题?李志青:这个问题问得好。今年恰好是公地悲剧这篇文章公开发表五十周年,是1968年在科学杂志上公开发表的。到目前为止,应当说道,在某些领域采行了一些较为大的突破。当时这个公地悲剧明确提出来的原因有两点,一是消费和生产规模的问题,二个是产权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效率上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需要通过更佳的的组织方式,提升生产和消费的效率。第二个问题是产权问题,牵涉到到制度性的决定,因为公地悲剧文学创作的背景是这个工地比较来讲产权界定不明晰。

后来有大量的这个产业经济学家做到这方面的研究,例如经济学家奥斯特罗姆明确提出如何做产权的明晰界定。当然这个产权的界定不是说道把产权一定要私有化,奥斯特罗姆提及有很多种公有的土地、公共的产权形式也能鉴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的效果。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初写出公地悲剧的作者如果要想要一个答案的话,应当可以从这两个方面考虑到。

一个是怎么通过一些制度决定提升我们的效率,另外怎么通过制度决定来确认产权边界的问题,应当说道,现在全球在这方面还是有相当大的进展。所以想减轻这个问题,我们国内也是朝这两方面去做到。因为实质上目前来看,环境保护的很多法律手段的边际收益开始递增了。

所以接下来我个人感觉应当更加多侧重于环境经济的手段。环境经济手段的核心是利用市场制度提升资源环境的利用效率。同时,从资源环境的产权界定来看,中国现在也在做到。很多国家公园的制度,还有正式成立自然资源部,这些措施都是在或许上更进一步具体国有土地上资源和环境的各种产权怎么界定。

产权不是只有所有权,还有使用权、经营权、处置权等等。


本文关键词:亚博APP安全有保障,亚博APP安全有保障

本文来源:亚博APP安全有保障-www.justigood.com